KOLMicro-Influencer

一定要留意! Micro-Influencer 是大勢?

MORE 留意到,踏入 2018 年,不少香港客戶在構想與顧客互動的 marketing strategy 時開始詢問,「除了找 KOL 大戶,有其他選擇嗎?」當然有啊,可以考慮 Micro-Influencer,他們可是五花八門,甚麼界別都有呢(參考:【其實 KOL 如何賺錢? 】末段),一起來看看他們有甚麼特別吧!

Micro-Influencer vs KOL

要討論這個話題,首先要了解何謂 Micro-Influencer 以及他們與 KOL 的分別。市場上沒有標準定義,但以 Marketer 立場而言,Micro-Influencer 在社交平台 (Facebook, Instagram, YouTube) 上粉絲數量在 5,000 至 20,000 之間,未算人所共知的 KOL,卻擁有一班非常忠心的粉絲,在香港市場而言,多見於美容界別、親子界別、食物界別 (Foodie)。原因?無他,因人人都要吃東西,女人都愛裝扮自己,父母都有自己的一套育兒準則,這些界別的素材從生活中順手拈來,亦是大眾關心的題材,自然多人做多人留意。

Micro-Influencer 受歡迎原因

處境題:同一家餐廳,你會相信一個紅遍亞洲的藝人說好吃,還是你鄰座同事說好吃呢?很多人的答案都會是後者,因為貼近自己的生活,真實度高,也比較容易可以互動和交流。B to C (Business to Customer,公司到顧客) 的市場策略,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互動交流,得知顧客的意見、喜好,才能制定下一波的產品和推廣。又,Micro-Influencer 的確就是你我身邊的朋友,不一定外表很出眾或擁有特別才華,透過持續的分享、親身體驗、與粉絲討論交流,從而累積一群朋友般的追蹤者。

Micro-Influencer 的表現

數據而言,擁過百萬粉絲的 KOL (或稱 Mega-Influencer) 的帖文互動比率 (engagement rate) 只有 1.54%,比起擁有 5,000 至 20,000 的 Micro-Influencer 2.28% 還要低。 再來看看實際例子,@frederick_moomin 是 Foodie 界的 Micro-Influencer,Instagram 追蹤人數約一萬三,但他的帖文互動率平均達 7.6%,對比以煮食節目聞名的藝人陸浩明 (@lukhoo) Instagram 追蹤人數約十一萬七千,帖文互動率平均只有 2.21%。

追蹤人數約 13,000 的 @frederick_moomin 的帖文有超過 1,200 likes,比起追蹤人數約 117,000 的陸浩明 @lukhoo 帖文互動率更高。

Micro-Influencer 的最佳例子

說到大量使用 Micro-Influencer 的先驅,不得不提 Daniel Wellington 手錶。創立於 2012 年,棄用傳統廣告模式,把其產品送給以千計的藝人、KOL、Micro-influencer,讓他們拍照上傳至社交平台,hashtag #danielwellington 加上每人專屬的優惠代碼,成功營造出「風靡社交網絡」、「人人都在戴」的風潮,引起一眾文青追棒。

在 Instagram 上搜尋「#danielwellington」可以看到超過一百萬個帖文。

與 Micro-Influencer 合作的困難

以上內容看起來 Micro-Influencer 都是很值得合作的單位,哪有甚麼需要考慮嗎?首先,你要找到這群人,因為他們不是大戶,只在特定團體中擁有知名度,你要發現到他們再聯絡,需要一定時間做資料搜集。另外,如果你只找一位 Micro-Influencer 合作,溝通工序不算多,但如果你的推廣活動是要找十位甚至更多的 Micro-Influencer,那當中就牽涉相當長時間的報價、工作要求說明及成效跟進等等。如果你不想自己花時間去處理,可以隨時聯絡 MORE Digital 談談!

 

想知道更多有關 Digital Marketing 的知識及實例? 立刻免費訂閱緊貼 Facebook、Instagram、Snapchat 及 Google 等最新消息!

在《一定要留意! Micro-Influencer 是大勢?》中有 1 則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